某某酒店有限公司欢迎您!

这些女人谋杀亲夫却在监狱里过得像天堂……丨

时间:2020-04-07 15:07

  丈夫虐待妻子,妻子杀死丈夫,妻子坐牢,更多的丈夫虐待妻子,妻子杀死丈夫....

  阿富汗对女性的婚内的暴力行为非常猖獗,但由于文化原因离婚困难,反家暴法形同虚设。

  阿富汗的赫拉特女子监狱,院墙背后是快200名女囚犯,还有她们在狱中生下的32名孩童。

  这里的犯人一半是因所谓的“道德犯罪”而被关进去的。比如离家出走和婚外性行为,包括出轨,或者只是单纯被坏人性侵。

  还有一部分囚犯比较特别。这要说到阿富汗的一句俗语——“女人穿白衣服进丈夫家,穿白衣服出丈夫家”。

  第二个白衣服指裹尸布,意思是女人应该从结婚到死亡,忠诚于丈夫。这是大部分当地女性无法选择的命运,但有些女人不同。

  在赫拉特女子监狱,有20名比较特别的重刑犯,她们因同样的罪行入狱——谋杀丈夫。

  阿富汗存在包办婚姻的事实,把未成年,或刚刚成年的少女,送给年长很多的男方做妻子。一些女孩比较幸运,丈夫是不错的人,就能安心走完一生。

  但对于穷苦人家的孩子,为了把女儿赶紧嫁出去,家长不惜把孩子送给那些臭名昭著的罪犯,,吸毒者等等难以娶妻的男人。

  她们嫁过去之后,被虐待是太正常的事。挨打,被语言侮辱,婚内性侵...要么忍,要么死,要么在忍受中死去。

  这里相信,女人一旦结婚就是丈夫的财产,她不能拥有金钱,没有法律制止家暴,由女性提出离婚大多不被接受。

  而即使是没有结婚,阿富汗对于向女性施暴甚至残害,都有着极大有罪不罚,甚至不用负任何法律后果的概率。

  根据美国和平研究所2008年的数据,在这里,近90%的妇女将在有生之年,遭受一种或各种形式的婚内虐待。

  赫拉特女子监狱的这20名犯人只是沧海一粟。她们被判刑前,很多人过着被恐惧支配的生活。

  最终多年的恐惧化为愤怒,求生的本能让她们变成了杀人犯,刑期非常漫长,但很多人再回到那个时候,仍然会做同样的选择。

  今年20岁的帕里萨因“杀夫”入狱,是20个囚犯之一。2018年,结婚5年的她忍受不下去了。

  是的,她14岁就被送给了大他两轮的丈夫。嫁过去后,对方总是殴打她,有时候会用刀子划破她的手臂。

  果然,随着结婚越来越久,男人变本加厉。他不开心就会用绳子把帕里萨绑起来,然后用一块厚木板抽打她的手脚。

  帕里萨常常丧失行动能力,她最怕的就是看到丈夫回家。因为她永远都不会完好无损的入睡。

  后来丈夫因为缺钱,打算卖掉帕里萨的肾。他找来了卖家,逼帕里萨去医院验血。不幸中的万幸是,医生说帕里萨的肾和卖家的要求不匹配。

  钱没有赚到,丈夫又打了帕里萨一顿。她也不是没有想过求男人离婚,或去找父母帮忙,帕里萨甚至偷偷去找了公婆,但这对家长管不住自己的孩子。

  帕里萨一下逃进屋里把门反锁,门外,丈夫在砰砰地砸门,高喊着要把她撕成碎片。

  她想活,她想活下来。在一片慌乱中,帕里萨找到了丈夫的霰弹枪,装上子弹,对准即将被撞开的大门。

  说来真是讽刺,他的丈夫曾经两次用这把枪对着她射击。子弹没有打中哭的瑟瑟发抖的帕里萨,丈夫哈哈大笑:我这是教你怎么用枪。

  这次帕里萨握着枪,扣动扳机,子弹从门板穿过,门的另一边安静了。帕里萨的结婚后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的安静。

  子弹击中了她丈夫的胸部,几分钟后他死了。警察带走了帕里萨,很快她被判16年有期徒刑。

  因为孩子没人照顾,按阿富汗的规定,她1岁的女儿和3岁的儿子要和她一起在监狱过16年。

  13岁,她就生了第一个孩子,这之后她又生了4个小孩。丈夫是个很暴力的人,他打人时喜欢照着法蒂玛的头捶。

  法蒂玛想活下去,但又因为痛苦活不下去。她想过很多次自杀,但也许是内心里终究觉得不平,她没有成功。

  最终,她在丈夫睡着后掐死了他。她被判有期徒刑20年。之前她差点被丈夫用枪打死时,甚至没有警察去过她家。

  现在正在监狱里服刑的法蒂玛,仍然浑身是伤疤,她由于长期被殴打虐待,身体常常剧痛,无法行动。

  有时她在恍惚之间,就会用尖利的东西刺向自己。年轻的女囚犯们很照顾她,主动帮她洗衣服,包扎伤口。但她的心永远都不会回到出嫁前的快乐。

  娜希德,35岁。大部分服刑的时间都独自一人,她小时候被迫嫁给瘾君子。15年婚姻里,经常被打,偶尔被刀捅伤,一次被枪差点打死。

  她的孩子们经常被男人虐待,纳希德可以忍受自己的伤痛,但她怕孩子会被丈夫打死。

  她现在经常冲着墙壁流泪,手臂上全是自杀未遂的伤疤和过去丈夫给她留下的痕迹。她真的不想杀人。

  结婚前男人就对她拳打脚踢,娜希德是个性格刚强的女孩,她举着留下伤疤的手找父母和哥哥请求取消婚约。

  娜希德再三请求,得到却是一次又一次被送回去。她最后一次逃出来时,拿走了哥哥的枪,杀死了丈夫。

  福尔赞出生在贫穷的家庭,少女时期她嫁给了比她大25岁的丈夫。她没有外出的权利,结婚15年,她出家门的次数不超过15次。

  福尔赞对家暴一直保持着隐忍,她觉得自己的命就这样。直到有一天,她看到丈夫正试图性侵她的女儿。

  福尔赞为了保护女儿,冲出去抄起一把铁锹,不断不断地打丈夫的头,直到他一动不动。她和她的三个孩子都被要求服刑。

  20个女人在赫拉特女子监狱相遇,在几百公里外的其他城市,也有很多座女子监狱发生着相似的故事。

  赫拉特女子监狱的生活很清贫而且无聊。但对于这20个女人,监狱比家更像天堂。

  阿富汗其他女子监狱的环境糟糕,狱警都是男性,法律又缺乏保障,性侵女囚的案件不断。尽管如此,仍有人觉得监狱是个避风港。

  更何况赫拉特监狱是较早拥有女狱警和女医生的监狱,这里的画风也就顺其自然的毫不像一座监狱。

  犯人被关在同一栋大楼,每个房间几张双层床,地上铺着有民族特色的鲜艳地毯。外面是铁门和颜色灰暗的高墙。

  白天她们基本都呆在院子里,和孩子们玩,洗衣服,打扫卫生,做针线活。由于这些犯人并没有什么威胁性(狱警都知道她们宁可呆在里面),她们被管理的较松。

  可以看电视,做针线活,随意聊天。每周会有一些化妆,理发等职业培训,可以靠学习赚一点点钱。

  女狱警几乎都理解这些犯人,她们和犯人相处的融洽。甚至会带孩子上班,然后付钱给靠谱的女囚,让她们帮忙带孩子。

  这里所有人的小孩,都会交给有能力的女人轮流带。狱警还会和囚犯一起分享食物,这个画面如果不是在这里,会显得十分荒诞。

  如果不是高墙,电网和看守,这监狱像个普通居民区的后院,只不过住着的全是伤痕累累的女人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份奇怪的和谐,想要被送进这所监狱的妇女非常多。一些囚犯说:监狱比他们的婚姻更自由,还没有暴力。

  当然阿富汗剩下的杀夫女囚,监狱生涯要艰苦的多。杀人本该受罚,赫拉特监狱终归是秩序缺失的阿富汗社会,一个虚无缥缈的幻境。

  面对这样讽刺的现实,阿富汗政府曾试图改变。2009年《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法》诞生,法律中白纸黑字说“保护阿富汗妇女不受童婚、强迫婚姻和其他20种暴力行为侵害。”

  什么都没有发生,被打的女人没有被保护,被杀的妻子死后不久,丈夫转身又娶了了新老婆,性侵犯娶妻生子,被性侵的女人被送进监狱。

  诚然,一个国家的男权文化很难改变,但至少有法律的约束,人不会轻易就突破恶的底线,至少这些绝望的人在拿起枪之前,有无数次机会可以离婚,得到保护,而不至于造成杀人的罪孽。

  娜塔莎是一名阿富汗辩护律师,她说,在阿富汗,男人对配偶的暴力犯罪常常可以被原谅,只要他们仍然提供家里的经济来源,那么他多半可以毫发无伤的生活。

  09法案公布后,联合国在调查中发现,大多数针对女性的暴力犯罪,性交易、性侵和强迫自杀,都没有机会进入到法庭审判的阶段。

  相反,这些事被人们当作“家长里短”,由当地德高望重的老人(你可以理解为居委会大爷大妈)或者警察进行“劝和”。

  面对没有未来的婚姻,和暴力的丈夫,一部分人做了凶手,她们永远无法逃过内心的愧疚,和出狱后社会的歧视。

  另一部分死了。阿富汗的自杀事件中80%是女性,如果她们没有自杀成功,那很有可能在未来的某天,死于丈夫的攻击下。

  殊途同归,永无天日。何时能逃出死循环,何时能不再沾血的成为一名自由的女人?